幻夢    

  對不起,電話響了,我知道是你打來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沒有像玫瑰那樣地渴望和熱情想接起電話,我的心情和窗外的天空一般,在這道不上浪漫的二月紛紛飄落著綿綿細雨,往事正在下雨,回憶正在下雨,世界像一塊拼圖,我的情感四分五裂,頭痛欲罷不能,手足無力,還妄想對著現實生活捉住什麼,啊,我什麼也捉不住,如果上帝依然對我殘酷,就讓眼前的空氣讓我窒息和瞎眼吧,耳朵聽不見聲音的吵雜,幻想全變成空想,吃的食物不再有氣味,曾經抵觸你的雙手都成殘廢,拿一把利刃來吧,切斷我的神經和思想,讓寒風榨乾我癡狂的血液,甘願在你放手過後的腐朽,甘願在廣袤的海洋找到寧靜,甘願在日落下為孩童朗誦童話,甘願讓頭髮漫無目的滋長蓋住你過往烙下的吻,我甘願……甘願個什麼東西和事物,一切的一切遠方的遠方,新月在黯淡的星空中散播一道光,噢,那光影是我的理想和情話,曾經我是多麼的天真的以為可以抵達,想不到如今對你說話都難,對你說話都難,心坎聽著誰的情歌還在播唱,也只是一處如沙漠地帶荒涼,平靜、哀傷、掙扎、閉眼,連眼皮也叢生芒花穗,深深地喫咬和啃蝕著我心痛,沒來由道來只是更寂寞,一如往事如煙消散,去到我不能明白的地方,不再明白,不用期待,不給相愛,分,開,啊……潮水帶走我滯留的塵埃,島嶼沉沒承諾,在有你的城市,枝頭藏有鳥兒隻影墜地的華麗,不供給餵養,釋出比寂寞更高尚的孤獨,一種自圓其說地滿足與絕望,都奉獻給一段刻骨銘心不被接受與祝福的愛情,那是牠的一生,沒有繽紛的花卉鋪陳喪禮,牠還不及長大就得習慣悲傷的氣候,熱淚都如泉水深埋,深埋在你我沒有靈魂看守的疆界,我想穿越,不能穿越,只能失去,噢……只,能,失,去。什麼都已經不在乎,這一季的櫻花幾乎綻放得比前年美麗。謝謝你。



海洋到天空
天空到人群
景色是你的依戀
愛與陪伴
從文字到文字之間
玫瑰化成櫻花
時光也為之陰沉
你心底的窗
不開
我進不來
只得和著雨滴激流
黎明的霧氣還未散去
黃昏就來敲門
夜幕低垂
美麗過往的情話
吻如流星流竄
然而相會在夢裡
沉沒的河流
帶來心底的苦痛
魚和貓翻譯著寂寞的愛
充滿矛盾
隕歿的激情如花卉喪生
不說一句話
讓空氣寧靜唯美的樂音
別過臉
別執著背影
我只是一場幻夢
不比夜來得悲傷真實
痛如水流把花香帶走
你不怪我吧
你不恨我吧
愛和恨等同質量和對待
流星的名字是石頭
在你掌中
想要穿越卻只能拳頭
衝突於是誕生
我願是一顆石頭
看管情話和
這一季的櫻花
萬物都不要出聲
你瞧
鮮紅的血液樹頭枝落
薄暮的霧裡
斑鳩和牠的孩子巢裡
相互取暖依偎……





2012/02逐風

日子再苦,骨肉不分離
敬鳥兒的愛比人類偉大(至少比我的偉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木棉 的頭像
木棉

逐風客棧

木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