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發現身上每顆細胞都有它的想法,肉體和精神備感威脅,我想要對著愛人說我好愛你,但我說不出口,因為說出口就等於被掌管情感的細胞駕馭了,我不想讓它們如此順心,於是我跟自己對抗,傷害身邊愛我的人,我難過,我真的很難過──為什麼周遭的人都被情感馴服了。

 

上帝創造人類,給人類加上情感的包袱,目的是要物種的生存;我們想要保護的,於是開始走上對抗,跟同類對抗,其他物種對抗,殺戮若是一種罪,慈悲也是一種罪,上帝創造一個環境,大家來玩遊戲。大家開始選圈圈站,創造屬於自己的神話……

 

突然覺得好累。回憶這個東西也是個包袱。時間根本沒有意義。現在是2014年。那是針對地球而言。別的星球也可能是2014年嗎?若地球被殞石撞擊,爆炸成無數碎片,有誰會記得我們愛過、活過?

 

搞不好──我們變成宇宙裡漂流的微塵粒子。搞不好──我的肋骨形成一顆新的行星。你在我裡頭居住,充分享用我。但很不好意思,我捉個癢,大洪水氾濫陸地,我看見孤苦伶仃的你,我想救你、我想愛你──但我無能為力。

 

我常覺得,住進精神病院的人都是偉大的哲學家。它們身體力行所謂正常的腦袋無法判斷的事。它們是上帝完美的傑作,一定隱藏著什麼生命的喻義。也許自己正走在這條路上。孤獨何物?甜蜜何物?哈哈,讓我瘋癲交待過人生

 

 

 

 

2014逐風

創作者介紹

逐風客棧

木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