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安靜的桌子

一個水杯

一幅沒有臉部的畫

這是臥室

誕生幽靈的教室

 

你我都如此

如此忘記自己是誰

那個起霧的早晨

陽台擺放枯萎的玫瑰

牆壁的掛鐘壞了你沒發現

 

也許我該寫詩回想

玄關的高跟鞋是那位妙齡女郎的

還有那件維多利亞的睡衣

靜靜躺臥床上

那彷彿是一具屍體

 

 

 

 

2014逐風

創作者介紹

逐風客棧

木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