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

寧靜漣漪開來

湖面的中央

蘊藏憂鬱之心

像果核

水果刀的敵人

陽光讓一些神明腐壞

一些凡人甜美

比如我午夜想起你的微笑

右臉的酒窩

零點五厘米的痣

只是所有夢都似河流

善於偽裝

有時候你以為自己走向黎明

那知已經在斷崖的路上

 

 

 

 

2014逐風

創作者介紹

逐風客棧

木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