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幸運。我有最疼我的爸媽。最愛我的情人。最夠義氣的朋友……我活在這個充滿活力的時代。但為什麼。我存在一顆最孤獨和矛盾的心。那個心就像天秤一般。左邊擺著月亮,右邊擺著太陽。不斷拉扯。那彷彿隕石擦過氣層,沉默的星見證一切傷痛;我彷彿無時無刻在墜落。或許。最後會變成岩石。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今天是動物園開幕的日子。首先。為大家表演:一隻會吞火劍的大象。好吧。為了娛樂效果。為了創造神話。為了滿足在場者的高潮……我就昧著良心吧。傷害自己的身體,為你帶來比動畫更能製造話題的節目。神啊!若你真的存在,請掩飾我眼神的驚慌,請你在火劍伸進來的時候,賜予我勇敢──勇敢面對自己的死亡。神啊。若你還有一點憐憫之心,請帶走我遊蕩的魂,不要讓我受世人恥笑……

 

 

 

兩個相愛的人。互相凝望。變成岸。手一直想搆著彼此,陸地慢慢隆起。希望的念頭長成一顆顆種子。種子蔓延成一片森林。喜怒哀樂帶來四季。這個感覺好像在輪迴。我才剛認識你,下一秒就要離散──這不是悲劇。這是定律。這是陷阱。我想有一天,你會懂,我說不出愛你的理由……M。親愛的。不,不親愛的。

 

 

 

年輕時。為了紀念愛情。在手腕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傷痕。我以為自己可以戰勝永恆。不管是面貌或者一顆比山還堅定的心。多年後。夜深人靜。每當週末隻身一人搭著末班車南下時,從窗戶的鏡子裡可以瞧見一副憔悴枯黃的婦人的臉。眼神裡不再有從前的神氣。耳鬢新長出的白髮足令我震驚好一陣子。說到愛情。那就好像是童話。人終究要妥協的吧?完美的愛情始終不存在。我的人生也只不過草草找個人嫁了,勉強有了三個小孩。三個小孩還算孝順。雖然和先生長睡在一起,但我想,懂我手上傷痕的人,只有月亮和星星喏……

 

 

 

我失戀了。最近常常去離家的海邊玩瓶中信的把戲。信裡沒有任何文字,只有數字。自今我已經從1寫到99囉。因為我不希望撿到這些瓶中信的人,參與這個失敗的愛情──這樣對它們太嚴苛和殘忍了。我只希望它們心裡留下問號,猜想這些是從那個方向漂流過來的。這樣就夠了。這樣就能稍稍撫慰我失落的心靈……颱風過後。當我要放手100號的時候,猛然發現過去的1到99號全數破碎在周遭,被一根根毫無生氣的漂流木壓得喘不過氣。這一秒。我突然明白──學習電影的浪漫是一件100%的蠢事。

 

 

 

6

有一個記者訪問一個救護員:「你有紀錄自己救過幾個人嗎?」

他晃晃腦,失望地回答:「我只記得沒救回三個人──三個。」

 

 

 

當年。在國境之南的某處空軍訓練基地。我和J常常摸混坐在砲車上,觀賞f-16和幻象2000等等戰機從我們眼前掠過。後面是山,前方是海。天空是一致的藍天。我們談到夢想。談到退伍要做些什麼。談到女人……在我退伍後第2年,J自殺了。這已經是很久的往事了。我現在只記得當年兩個年輕小伙子摸混在炮車上看戰機的時光。J的側臉是那樣俊俏,那樣懷抱夢想;隨著戰機的轟隆隆聲慢慢遠去,記憶裡的他越來越模糊。

 

 

 

某年的母親節。某XX車站前的一處投幣式電話機上頭。我發現一束紅色康乃馨。很顯眼。我猜想:「一定是某人跟媽媽講完話,忘記帶走的。」當下的這個念頭,害我也想給媽媽買一束康乃馨。儘管她是神經病。

 

 

 

小學的時候,曾經暗戀著。她是全校第一名票選的模範生。有四年同班的同學。國中的時候,她就跑去唸私校。她家開運動用品店,我們班愛打籃球的,都會跟她買籃球。我也是。20年過去了,不知她現在變得怎樣。聽說嫁到國外。每當回家鄉再走進她家運動用品店的時候,只有一對老夫婦來招呼。始終都沒遇見她。笑笑。以她的條件應該能交到幽默的外國帥哥吧。曾經我這樣以為。沒想到近日有人告訴我:她早就高中時車禍走了。我啞口無言……

 

 

 

10

當兵時。有一年跨年在軍中過。大家擠在中山室看電視。副連長是留守主官,他說大家可以看到12點再去睡,但沒有補休。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中山室的人越來越少,剩小貓兩三隻。當下──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到:「如果許瑋倫還在就好了,搞不好可以看到她的表演。」

 

 

 

11

學生時代。有一個冬天在火鍋店打工。每個週末都有一對情侶來用餐。他們坐計程車來,司機把輪椅從後車箱拿出來,再和女的小心攙扶男的坐在上面。然後女的再推男的進到店裡用餐。她們會選角落,坐到打烊。然後等計程車來,要走再跟我們說一聲謝謝。我會幫忙推。因為店外有一個小斜坡。

我記得。自己要離職之前,最後那個週末送她們離開的那一晚,眼角不爭氣地流下眼淚。「祝你們幸福快樂。」

 

 

 

12

我最近常常作夢。我夢到海邊的沙灘有一群人圍著營火。這一群人有父母、朋友、愛人,還有匆匆一瞥的陌生人。他(她)們一個接著一個消失。後來剩我一個人,獨自面對營火將熄滅的巨大黑暗。我只是想說:「有人也常常作類似的夢嗎?」

 

 

 

13

以前。我常去家裡附近夜市玩套圈圈的遊戲。就是五十元就有一大桶的那種。我常常跟一個小女孩買。她大概國小要升國中的年紀。是個看起來有點憂鬱的女孩唷。臉有點黑。長頭髮。跟她媽一起顧攤位。

有一次。我從她的眼神裡感覺到一種令人發冷的悲傷。當然。這只是個感覺。你總不好意思去問一個小妹妹她怎麼了。只是那個感覺很強烈。一個禮拜再去夜市。那對母女已經沒擺攤了。看不見她們的身影了。

那個小妹妹憂鬱的神情,將永遠烙印在我心中。因為我好像看見童年的自己。

 

 

 

14

欠一分錢,還一分錢。天經地義。曾經M對K很好。K也接受了。但K不能給M她想要的。M從大樓頂端噗通跳下來了。有人罵K無情,有人罵M花痴。這都不是重點──我只是想問K:如果M的花痴是天性,而你又不能給她想要的,那麼當她每次對你好的時候,你怎麼有那個勇氣去接受?

 

 

 

15

自己應該是山頂洞人吧。覺得這世界變化之快讓人害怕。甚至感到莫名其妙和無端的恐懼。好像在操場的起跑線上,大家都拼命地往前衝,只有我還杵在原地。連自己都為自己感到無助和突兀。別人總想著早一點抵達未來,而我卻留戀著過去,最後發現,這個世界離我越來越遠。也越來越模糊了。

於是開始喜歡雨天。

 

 

 

16

籃球比賽最後三秒,不知道該自己投還是傳給隊友好,如果兩隊比分一樣的話。

真是個尷尬的時刻──又好像是生活的縮影。

 

 

 

17

最近開始看心理醫生了。因為我覺得,有另一個自己存在於宇宙之中。比如我牙痛,他也牙痛。我親吻女友。他也親吻女友。她女友的面貌和習性還跟我女友一樣。我們都在做同一件事。如果地球毀滅,根本有人會代替我;我未完成的,也可以藉由宇宙的另一個自己完成。搞不好,他此時正也在書寫這一段文字。

搞不好,他也跟我一樣,把心理醫生玩弄於股掌之間……

 

 

 

18

曾經。太喜歡寄居蟹了。把海邊看到的都撿回家。結果一個晚上。全死了。

全死了。全死了。全死了。全死了。全死了。全死了。全死了。全死了。

 

 

 

19

阿拉伯數字「1」,不管它開了幾次方,都還是「1」。說來也讓數學家滿無奈的吧。

 

 

 

20

我要說一個非常幸福的故事。K睡覺都會作夢。有一天他發現自己能夠控制夢。於是他在夢中安排自己是一位企業家,和一個漂亮完美的老婆。他們甜蜜幸福,永遠都不會老,不會吵架。

K一天可以做夢8小時。他跟我說:我的人生有三分之一太完美了。此生無憾。

 

 

 

21

有時候會覺得,天橋白天的功用是供人行走,晚上是失戀的人的好去處。一邊喝著啤酒,一邊看著車子的光影來來去去。這個感覺,只有失戀的人能體會吧。

 

 

 

22

好多勵志的書都是鬼話。100人努力做同一件事,只有10人會成功。大家都忽略另外那90個人。所以──勵志的書擁有一本就夠了。其他的是命運。所有事物都一樣。你可以不用理我。因為我是一隻畸形的貓。

 

 

 

23

每一個早晨看著鏡子裡刷牙的自己,不禁要問:「生命會不會就停在今天了……」

 

 

 

24

「24」是個特別的數字。為什麼?有許多的小生命活不過24小時。沉默吧。反正這個世界多說也無益。我是一隻嗜睡的貓。

 

 

 

 

2014逐風

創作者介紹

逐風客棧

木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