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孤寂的房間。做完愛。K抽了一根菸。L拿打火機替他點上,然後凝望著他,一隻手輕輕搔弄他的胸膛。窗口。有一些月光和車流的喧囂跑進來。煙灰。K伸出右手在煙灰缸上撢了撢。還是有一些掉落在床單上。

 

L聞著煙味。她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抽完菸。K走進浴室洗澡。L打開電視。但把音量調整到無聲。然後畫面上是一個談話節目。幾位穿著很華麗的女明星嘴巴開開闔闔。不知道嘴裡講些什麼。因為L沒注意看字幕。旁邊有一個吊鐘。分針不甘願地走動。至於時針像得了小兒麻痺。

 

浴室偶爾傳來水聲。L也偶爾把目光投射過去。但眼神中有種茫然的神情,越發強烈。她愛的男人的裸體,在特殊的玻璃的映照下,有種馬賽克的身影。

 

有點像燭光的電燈,突然熄滅。不到幾秒時間電又恢復正常。L的腦子突然空白。有種站在懸崖邊的錯覺。她有一種無力感。男人繼續洗他的澡。

 

冷氣機因為計較室內氣溫降到26度以下而運轉。像一隻吵雜的大蚊子。L卻沒有發現。她此時呆滯地看著電視畫面。明明不好笑。她卻開始傻笑。

 

K洗完澡。披了一件浴袍出來。他泡了一杯咖啡,走去陽台。這過程一眼都沒瞧過L。彷彿L只是一具做完愛還不願離去的幽靈。像煙灰缸上那條還留有殘紅的菸。

 

這個孤寂的房間。像宇宙的黑洞。事物都一一失去活力。如果說到活力,就只剩L嘴邊無聲的傻笑。她是神秘的。她想表達的情感是一個問號。

 

當分針時針來到12。K從陽台噗通跳下去。L傻笑得更誇張了。電視畫面仍然幾個女人談著生活的瑣事。浴室一直有水聲。可能剛剛蓮蓬頭的開關沒關好。

 

警察來了。L不開門。繼續傻笑。

 

警察破門。房間裡沒見半個人。只有電視機面前,瓶瓶罐罐抗憂鬱的藥。

 

「啊──」陽台下面傳來嘶吼。「我心愛的L──」

 

K衝破警察臨時圍起的防護線,緊緊抱住尚有餘溫的屍體。他輕輕扳下L的眼皮。給她一個美麗的星空。

 

不久。

 

警車的紅藍閃光吸引來人群。喧囂開始沸騰。這下子。換K聽不見任何聲音。

 

他嘴角慢慢揚起。開始傻笑……

 

 

 

 

 

2014逐風

 

 

 

 

 

 

 

 

 

 

創作者介紹

逐風客棧

木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