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天是春山城外的墨

筆尖畫你在紅塵奔波的樣子

野道的草長出兩行古詩

羈絆有如浮世繪般傾塌的山門

我循著你的胭脂味而來

但過門而不入

是怕大雨打落了暮秋的落葉

唯恐月光皎潔你那仕女圖的花姿

紅屋瓦礫遺留故事章節幾片

頹廢的東廂房的側室

依舊飄來哀愁的淡淡鴉片煙

遙想你當年左腕戴著玉鐲

穿著肚兜躺臥絲綢床上注視窗外老樹根

家鄉像煙燻那般裊裊變成朦朧轉成空

琴棋書畫於是再怎麼詩意

抵不過攤販小二糖葫蘆的叫賣聲

斑駁記憶燭光底下臨摹憔悴

牆上畫作跟著後花園的海棠枯萎

你勾起縣老爺的眼神曾經很媚

然後糊里糊塗沉魚也落雁

酒棧的酒香總是誤以為這裡是樂園

參加進士考的少年盤纏散盡

真正拿到你的手中又值幾枚銅錢

青春等於春風秋月了無痕

其實只有自己懂得雪花又紛飛

僕人說你晚景臥病在床

看著昔日爹娘寫來的書信拭淚

你有氣無力嘆道這好像輪迴 

青樓那些小姑娘們又步上你的後塵

唇上的胭紅仍然塗抹得很妖豔

老計謀朱門爺們拋出銀兩買處女夜

三更的銅鑼最終還是傳來叮噹聲

你用盡最後餘力下床闔上窗台的門扉

半夢半醒恍惚之間

你好像望見熟悉的叫化兒們

又聚在青樓門口跟你下跪討幾文錢

那些祈求的眼光很傷

確是歲月再怎麼久遠也無法避開

即使我幾番轉世嚐過孟婆

都不能忘掉這股很傷很傷的味道

此時此刻

月月年年

 

 

 

 

2013/05逐風

 

破舊窗台長滿苔蘚

應是妳前世遺留下來的胭脂片

我湊上鼻前,依然

指認得出那是青樓第一美人的氣味

只是在這個五月

古箏縱使彈奏得再多麼優美

世人的耳根聽起來還是很幽怨

那種爹娘已經過世空留恨

的很傷,很傷,很傷,很傷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木棉 的頭像
木棉

逐風客棧

木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