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了,真的孤獨了。自從女孩離開後,K總是把自己關在房裡。他會一直看書或聽音樂,試著讓自己不要沉溺在過去的回憶旋渦裡。他聽巴哈或莫札特,偶爾也聽當代流行歌曲,總之如果能讓他忘記過去的音樂,那就是好音樂。真的有這種音樂嗎?他走到窗台邊他想。

 

  K看著窗外河畔旁的風景緩緩流動,像是明信片那樣在腦裡一張張播放,他想起了女孩,想起了青春,想起了自己無端的憂鬱。或許女孩的離開,對他或是這個世界都是好的,他嘆了一口氣,點起了一根香菸抽起來。房間裡頭還有一些陳舊的書本,因為這海口潮溼的水氣散發著淡淡的霉味。所有生活都會腐壞,沒有什麼事物是永恆的,他想。連要記起當時女孩的五官輪廓,此時也是困難重重,何況他們告別那一天下午的天氣狀況、氣溫幾度,和周遭路過的陌生人的談話和身影。一切切的景物,都是那麼遙遠。彷彿那是另外一個星球的事。

 

  K慢慢地喪失語言,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個物件。女孩在幾年前買下了他,現在把他丟棄如此而已,沒有所謂的背叛和愛情,一些些可以再用想像補充的空間。如果這中間有存在任何愛情的話,那應該也稱得上喜歡而已。他覺得日子越來越簡單了,像潮汐的漲退,沒有絲毫可以討價還價的餘地和妥協。K慢慢地消失在過往認識他的每個人的記憶中,他自己也迷失在自己黑暗的海洋深沉;但他覺得有一股強大又奇異的力量支配了他,或說接管。

 

  比如過往K的早餐習慣總是愛吃吐司搭配牛奶,現在改吃即沖即食的果乾燕麥片。他覺得一種前所未有的生活經驗降臨。他覺得自己的人生或許像火車那般來到一個偏遠又新奇的小鎮,那裡的事物和氣味都引發他的好奇和冒險,並且隱藏種種未知的誘惑和神秘。他覺得自己好像獲得重生了,靈魂瞬間也被不可思議地淨化和救贖。他的夢境中常常出現一隻隻陰鬱的毛毛蟲,蛻變成美麗的蝴蝶飛向黎明中的山谷而去。

 

  一個月過去了。K的生活慢慢步上了軌道,嘗試與這個新的世界做一次更親密的溝通與連接。他想他有十足的勇氣與膽識,於是自信地拿起牙刷盯著鏡片中的面孔刷牙。他要迎接這個充滿希望及美好的早晨。只是他突然無意間脫口而出,連自己都覺得訝異不已的一句話:「你是……」K完完全全地孤獨了。

 

 

 

 

2013逐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木棉 的頭像
木棉

逐風客棧

木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