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為什麼沒有星星?」你問。

 

「啊,我不就是星星嗎!」

 

「那你會發光嗎?」

 

「不會,我已經墜落了……」

 

「為什麼?」

 

「這該怎麼說呢。」

 

「說說嘛!」

 

「好吧,我喜歡的人不喜歡我。」我看著你。

 

「幹嘛這樣──」

 

「別緊張,跟你開玩笑的。」

 

「呵呵,我就知道這是開玩笑的。」

 

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點疼,像有人拿了一把銳利的雕刻刀,在我心底刻下傷心的形體。我看看天空,烏雲密佈。深邃的黑暗。就讓我把秘密永遠地藏在心底。喜悅地發芽,安靜地悲傷。有一點微風帶著丁香的氣味吹拂過來,無非是戲謔我。「為什麼不把實話告訴她呢──」微風彷彿這般說,又像拷問。我無地自容。

 

「我們要回去了嗎?」你說。

 

「好啊,夜空好像快下雨了……」

 

回家路上。坐在機車後座的你,毫不忌諱地張開雙手環抱住我,那一秒,我感覺到時間很柔。而當然的,你也只能這樣抱我,這是我的生命和你的生命最親暱連繫的時刻。但也僅僅友達以上、戀人未滿。多少日子,自己曾經早晨刷完牙就待在浴室裡,對著鏡子兀自練習告白的勇氣。表情要放鬆,眼睛要真誠,呼吸要韻律,鬍鬚要刮乾淨,鼻毛要修剪,口氣要有讀詩集的浪漫柔情……。

 

但當我真正走到你的面前,那時候你和隔壁班的他在走廊上聊得很開心。那一秒。我從你的眼神裡已經知道你喜歡上了他。加上一堆輕巧可愛的小動作。嘟嘴啊、傻笑啊、無意間用指尖撥撥髮尾,你的臉頰從我這個視線看上去,有杏花般的泛紅。這些都不是在跟我對話中曾經出現過的。我無奈地笑笑。「哈囉,你們聊──我去福利社買飲料。」為了避免被你們看出當時的窘態,只好趕快找個藉口落跑。福利社,後來還是沒有去。

 

今日你找我出來,原因是你為他的生日禮物煩惱。你想著該送些什麼才好。3C用品?你覺得女孩子送這東西怪怪的。圍巾?你不會織,買現成的又沒有誠意。重點是,冬天還沒到。一本書?你又覺得太嚴肅和單調。最後你決定買了兩張電影票……可惜不是跟我。自從你們交往後,我開始慢慢退出你的生活圈,就差一點沒跑到北極跟北極熊say hello囉。或許有一天我在這個世界消失了,你也只是淡淡一句:喔,嗯。

 

說來可笑。在學校附近的一家小書局買完小卡片和電影票後。這個看夜景行程還是自己邀約的。你可能覺得,是你找我出來不好意思,所以勉強將就將就。從你平淡的語氣裡,我將永遠記得這一次的邀約,是我這一輩子經歷過最愚蠢的事情。在一個烏雲密佈的夜晚,竟然有人會說出「看夜景」這種蠢話。沒錯。那就是我。還是跟一個已經有男朋友的女孩。雖然曾經我們很要好,我教你騎車又陪你去考駕照;而你幫我去買飲料,在我在籃球場上打球打到快要掛掉的時候。我珍惜回憶。但那也只是回憶。這一刻。我彷彿覺得你好陌生。看著你的瞳孔,好像看到遠方幾億光年的宇宙,一隻還未習得人語的微小昆蟲。我發誓。如果你當下戴上面罩,我一定無法從你的眼睛認出你……

 

「謝謝你,今天陪我挑選禮物……」你伸出手,似乎要跟我握手。

 

「區區小事,何足掛齒!」那一秒我笑了。瘋狂地大笑。雖然這場比賽自己敗仗下來,但如果說到肚量,我可是二○○六年的MVP候選人。後來我們握手。僅僅也只是握手,沒有張學友的吻別。然後你轉身向公寓大樓的玄關走去。我打睹。你一定不會回頭多看我一眼。賓果。果然沒錯。還有個人比我重要太多了……

 

你回家後。我並沒有馬上離去。我跑去你家附近社區的小公園。一個人坐在鞦韆上晃啊盪的。不久後。轟隆隆一聲打雷了。然後看著老爺爺把小孫女抱回家。小孫女還天真地對我揮了揮手。我不禁看著夜空這般想著,為什麼連陌生的小女孩都比某個人能夠給我溫暖呢。在還沒悟道之前,夜空就淅瀝嘩啦灑下大雨來了。像一個徹底絕望的孩子哭出的聲音。突然。好想痛快地淋一場雨。冀望這場大雨從自己的身體裡奪走些什麼。什麼都好……

 

七年後──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一件事:根本不用在意感傷,因為自己從來就未曾擁有過什麼。你認為有。那也只是認為。你看。她們明天就要結婚了。還有什麼比這更令人欣慰的事……

 

 

 

 

 

2013/07逐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木棉 的頭像
木棉

逐風客棧

木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