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部某間酒店包廂的一場黑道談判中。雙方意見不合。談判破裂。一方老大亮了一把左輪手槍,本來只想做做態勢,沒想到擦槍走火。「小心……」K朝著浩南哥撲上去。子彈飛進K的胸膛。對方嚇到了。一秒跑個精光。

 

  浩南哥緊緊地把K抱在懷裡。「K弟……」K的黑襯衫滲出大塊紅色的血跡來。

 

  「浩南……哥……謝謝……你……過往……的……照顧,今天……是……我……女友……潔……的……生日,可以……可以……請……浩南……哥……幫我……個……忙嗎?」K一隻手蓋住胸口,一隻手緊緊地捉著浩南哥的皮衣。

 

  「你說,你說……」浩南哥騰出一隻手,捉住K的手背。

 

「可以……幫……我……把……這個……轉……交……給潔……嗎?」K一隻手放開浩南哥的皮衣,轉而用盡力氣伸進去褲袋掏出一枚閃亮的戒指。浩南哥接過戒指。「謝……謝……浩南……哥……」K心滿意足地笑笑。轉眼。雙手好像失去動力癱軟下來。K到斷氣那刻都是笑著。眼睛沒有闔上。浩南哥用手掌輕輕地把K的眼皮扳下。「K弟……」一滴淚花終於滾落下來。在K的胸膛上。和汩汩血液混合在一起……

 

 

*** ***

 

 

  K在門外敲門。身邊還帶了一束玫瑰花。

 

  「噯,」潔打開門。笑笑。「今天怎麼那麼早過來?」

 

  K沒有答話。只在她的嘴角烙下一個吻。有點冷冰冰的。這時候手機鈴聲響了。「等我一下……」她走回房間拿手機。過了半分鐘。她走出來客廳已經沒看見K了。桌上留下玫瑰花。旁邊還有原子筆寫下的便利貼留言:「我愛你,嫁給我好嗎……」

 

  潔拿著那一張留言站起來。在客廳到處走動。翻東翻西。「喂──不要開玩笑。快出來。我要生氣了喔!」

 

  潔的手機再次響了。來電人:浩南哥。手機不斷在桌面上震動、歌唱著。

 

  接下來。潔慢慢朝向手機走過去。一陣輕風把碎花窗簾微微吹拂。她回眸凝視一眼,又呼吸一口氣。她接起了手機……

 

 

 

 

2013/06逐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木棉 的頭像
木棉

逐風客棧

木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