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與潮水  

暗夜與潮水飄流之間
彷彿有什麼正在喪失
靈魂鬼影輕輕地擺動
船隻和女人心事輕輕地擺動
讓世界繫著星辰搖晃
丈夫繫著妻子
小孩繫著母親
晨曦繫著黃昏
月亮繫著太陽
牧遊繫著羊羣
我繫著你;
萬物繫著彼此搖晃,再搖晃
失眠醫治思念且寧靜的夜晚
愛如遠方的星幾億光年把光帶來
還要幾億光年我的齒才可以…
善變的你的頸肌烙下輕輕地咬痕
我的一生是如此短暫如此憂鬱
我的永恆卻如此浪漫如此可笑
春天蔓生的草已悄悄告別冬日的峻寒
為何我們還是無話可說
莫非雪地歸來的燕降臨不是戀愛的季節
是一個遷徙的季節,活生生離散的季節
今日在你眼中不起眼的一天
我在冰冷的房間打包著行李
什麼是該帶走的…
什麼是該留下的…
你的微笑?逝去交纏的光影?哭泣的承諾?
一整床輕聲嘆息的長髮?席琳狄翁CD唱片?
錯亂的情緒將我糾葛
不安的氣候將我冰涼
大豔陽天仍然感覺到寒冷,一種
滲入心脾難以言喻的孤獨開始了
我並不絕望;
靈魂鬼影輕輕地擺動
身體化成纜索輕輕地繫著你
如日繫著夜
時間繫著時間
失散的戀人繫著瓶中信
我想像沒有你的日子
我們仍然隻身瑟縮在船的一隅
在星月無光險峻的海面上搖晃
搖晃,那種,很淡,很傷,的,味道




2011/04逐風

唯一我不懂的…
是你的女人心事
但愛上你;
已是昨夜的夢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木棉 的頭像
木棉

逐風客棧

木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